德州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苏贞昌七天七大变仍不敌扁余威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23:07:11 编辑:笔名

苏贞昌七天七大变 仍不敌扁余威

在与扁切割和保皇之间,苏贞昌像骑脚踏车一样忙于寻找平衡点。(中央社图片)  台海11月12日讯 据中评社报道,苏贞昌为了陈水扁涉入的“国务机要费”案,在“行政院长”的去留上,曾一度陷入左右为难。联合晚报的一篇分析文章指出,经过盘算,苏贞昌已从“切割”转向“保皇”。关键点在11月3日“国务机要费”侦结报告出炉当天,到9日苏贞昌向陈水扁面报“李远哲吁扁下台”警讯这段期间。苏贞昌的进退之间和角色拿捏,有如一段“七日变奏曲”。   文章说,3日下午“国务机要费”侦结报告公布前,苏贞昌中午被召进“总统府”,在大致理解陈水扁的态度后,苏贞昌下午回到“立法院”备询时,满脑子已在想着“是否辞职下台”的事。   晚间回到“行政院”,苏贞昌曾召集核心幕僚商议自己的去留。据了解,苏贞昌认为,留在“院长”职务,虽然有庞大资源可用,但眼前政治气氛,可能得靠一些非常手段,才得以确保自己的民间声望不会连带遭遇太大的打击。   部分亲苏的“立委”也持同样的看法,认为天下反正不是自己打来的,就干脆退下来,好好准备自己打天下。但苏贞昌的几位核心幕僚却不这么认为,深怕苏贞昌抢先在陈水扁之前有大动作,“扁苏关系”一定会被大做文章,利弊得失一时难以估算,不如等待陈水扁5日“向人民报告”后再说。3日晚间苏与幕僚的决议是先观望,但倾向适时提出“请辞”。   接着,苏贞昌在4日下午二度与扁见面时,主动向扁口头表达辞意,藉机试探扁意,但当时扁已决定拉长战线,当场否决苏的想法。了解陈水扁的“强烈意志”离开玉山官邸后,苏贞昌再与核心幕僚密商,这时苏的想法,已转趋向“如何在现有职位上营造有利空间”。幕僚对外也强调“没有请辞问题。”   5日晚间,陈水扁定调“一审贪污有罪下台”,苏也同时将“自请辞职”的选项暂且排除在外。只是没想到,隔天竟有党内高层对外放话,表示苏贞昌曾建议扁应该在“立法院”三次罢免时开放党籍“立委”投票,而陈水扁的“一审下台”说,其实是民进党主席游锡堃居间穿梭才取得“天王间的共识”。苏阵营为此心头一惊,觉得自己被放了冷枪。   接着,6日、7日、8日一连三天,有关“欲与扁切割”等不利苏贞昌的说法迅速蔓延,已与幕僚做成“继续留任”决议的苏,决定反守为攻,打算在8日扩大中执会上慷慨陈词一番。   但苏慷慨陈词的内容,却让不少中执委、“立委”傻眼。苏贞昌在一轮猛攻陈水扁周边人等及女婿赵建铭后,最后则以“谁说我不挺扁”做结尾,据了解,事后有亲苏者转述现场气氛,形容苏贞昌语毕,台下热烈鼓掌,但事实上,当时绝大多数人是低头不语,像“看好戏”般等着瞧苏贞昌怎么“拗回来”。   文章引述知情者分析,苏前半段是骂给人家看的,因为他也不想被归为“百分百的保皇派”,后半段则是告诉大家,他现在开始,与扁同一阵线。   9日上午,苏贞昌为示忠诚,主动亲赴“总统府”,向扁面报自己“侧面得知”李远哲将以公开信方式吁扁下台,“示警”意味浓、“输诚”意味更浓。   但苏究竟为何能在第一时间掌握李远哲的心意,让他逮到机会马上表现“挺扁”姿态,是“天意”还是“刻意”,截至目前为止,仍未完全解密,那位远从巴黎来电向苏贞昌通风报信的“神秘客”究竟何人,苏幕僚们一律三缄其口。   文章指出,3日到9日,苏贞昌这段“七日变奏曲”,让外界听出“扁的余威”仍在,但也同时展现出苏贞昌难以捉摸的政治性格。


手机如何开微店
小程序怎么招生
微信开微店